一个对不起&一个sorry,我明白的.
Sunday, December 27, 2009 12:52 AM

请问对不起是什么?能吃吗?能被消化吗?还是能用来充饥?
到底是什么使我听到还是说出对不起呢?
先听听事情的来头吧!!

漫漫长长,长长漫漫,漫长漫长,长漫长漫的假期在不知不觉的意识下,终于开始了....
也许是你毕生最期待的“假期”~~
宁可在家对着四面墙,倒不如去干些事去,我心想...
就如柴九常喷出来的,人生有多少个十年?最重要就是干得痛痛快快!
什么是痛快?以小弟的痛快来说就是要干份有意义,能利人利己的事儿.
为了实现这遥不可及的目标,我打算从我的双手开始!!

长生学


有听过吗?这里有个网站,有兴趣想听下去的朋友就麻烦你去浏览一会儿吧!肯定没吃亏的!!
www.longevitology.idv.tw/
在第五天(结业前的一天),明杰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不如我们明天来这儿(精武)帮人调整咯~~
当我一踏进精武时,就有一位瘦得皮包骨的老先生,腰部毫无支撑力地躺在椅子上。也许你会认为我用的词太夸张了罢~~但我告诉你,只有当你亲自目睹一切时,你才会相信那不是假象,更不是什么夸张修辞法。

静坐后大概十分钟,我开始帮那位老先生调整。当天轮班的师姐悄悄地告诉我,他患上了胃癌。“你应该知道要怎样跳吧?”

我很不专心地回答,没问题!!

闭上眼睛后,我开始调整了。虽然林子珍老师千叮万咐不要在意有没有感觉,可是我开始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气从我的手掌流过。(对你而言,这实在太不真实了!!可是,若你有接触过长生学
的,这一点也不出奇!!)

经过好几个部位的调整,大概有两三位师兄师姐加入了调整的行列。

进行调整到一半时,老先生的手突然举了起来,在他的眼前扫了两下。我睁开眼时,看到了一团黑黑的东西从他的身旁飞走。没什么大碍的~~

"对不起,sorry..."

正当我要闭上双眼时,一句这样的话轻轻地打在我的耳膜上。是多么的轻,多么的憔悴,是多么的脆弱。当我听到时,一分不知名的感恩泪滴就如清水般的散在我的心田里~~

我顿时感觉到人的生命在接近尾段时,才真正地展露出生命的脆弱。若干年后,也许你我他的情况会和这位老先生的状况没两样。医生能准确地推断孕妇的预产日期,但不能说出生命的截止日期。

常听老前辈说,生命是脆弱的。没有经历过的人又怎样能体会到这滋味呢?是鲜甜的吗?苦涩?还是酸辣的?

有空时,不妨思考这问题吧!!




signed off ♥


感动的泪滴
崇恒 T10ng H3nG







Chatbox

This is where my chatbox goes :D

Are you in this list??

Ah Toh
Ah Piang
Catherine
Chi Lyne
Ye Li
Han Yang
Jie Ying
Jin Yoong
Kozue Ting
Kian Tong
Regine
Rice
Siao Hui
Sugar
Wan Yi
Wei Hao Mei Mei
Wen Qi
Wooi Lun
Ya Yun
Ye Mei
Yuen Yan
Yit Weng
Shao Kang
Tiong Heng


Archives

April 2009
May 2009
June 2009
July 2009
August 2009
December 2009

Credits

designer: !ferris.WHEEL².♥
base codes: DancingSheep